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彦英的博客

 
 
 

日志

 
 

虎门思危  

2010-01-11 11: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虎门思危

郑彦英

(论述提示:好在有虎门,好在有圆明园遗址,不断地给我们敲响警钟,让我们不再去粉饰太平,常存警惕,枕戈待旦。)

1980年夏天一个闷热的上午,我利用出差的机会,专程拜谒虎门要塞靖远炮台,那时候我还在广州军区空军服役,在距离炮台不远处的一棵木棉树旁,我不禁联想到林则徐在虎门销烟的壮举。走进灰色石头砌就的炮台廊道,看着百年风雨在石头墙上留下的沉重色斑,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1841年2月,英国侵略者在炸断拦江铁链,攻占横档等几座炮台之后,全力轰击关天培所在的靖远炮台。关天培率领将士,从中午顽强坚守到深夜,眼看炮台即将失守,他将提督大印和自己脱落的两颗牙齿让随从带走,与守卫炮台的400多名将士,全部壮烈殉国在这座炮台上。

炮台石缝中的一丛阔叶草,把我的思绪从百年前拉回到现在的虎门,在阳光的照耀下,阔叶草呈现出水嫰的绿色,我想,它和它同类们的根须,百余年来,无忧无虑地成长在关天培等勇士用鲜血浇灌的沃土上,遇到和平年代,显得根深叶茂,郁郁葱葱。走出廊道,站在临江的炮台上,作为一个军人,我觉得关天培等将士的英灵就在我的身边,于是我想:如果再爆发战争,面对敌强我弱,我会不会像这些英灵一样,为身后的国家和民族血战到底!回答当然是肯定的。但我随即反问自己,为什么不会想到,在敌人还没有进入要塞之前,就将敌人击沉在海上呢?但我当时就摇头了。因为我身在空军,深知我军实力,虽然我军将士依然有关天培一样的血气,但是我们的装备,比起发动鸦片战争的英国,比起后来入侵我国的八国联军,依然相差很远。所以真的打起来,在核武器不介入的情况下,我们还会面临1841年的局面。

想到这里,虽值盛夏,我心里却生出挥之不去的寒气。

今年冬天,我随中国作家代表团又一次造访东莞,而且专程到了虎门,这一次有解说员,有海战博物馆,我也看得很仔细,一些技术性问题也可以做一些深入的研究,自然有了一些新的感悟。

感悟最深的是弱国无尊严。想当年,清政府虽然以天朝自居,骨子里已经弱不经风,而长期掠夺国外资源和财富的英国政府,特别是东印度公司,非常清楚我们的家底,所以在根本不讲道德和情理的情况下,向中国走私鸦片,鸦片的输入量由道光即位之初的四千余箱,到鸦片战争爆发之前的十多年间,已猛增到四万零二百箱。致使许多民众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行尸走肉,而东印度公司等外国列强却以蛇吞象一般的贪欲夺走了中国大量的白银,以致清政府财政捉襟见肘。林则徐一针见血地指出:鸦片不禁,几十年后会国贫民弱,“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于是毅然在虎门海滩,当众销毁二万余箱,相当于200多万斤鸦片。按说这完全是正义之举,但长期明目张胆地在全球范围内强取豪夺的英政府却派兵打上门来。1840年6月,由四十八艘舰船和四千余名官兵组成的英国远征军封锁了广州珠江口,发现在林则徐的部署下,虎门要塞坚固难攻,将士严阵以待,于是调头北上,攻陷了浙江定海,继而又猖獗进犯天津海口,将英国外交大臣的照会送交直隶总督琦善,胆颤心惊的琦善答应割让香港、赔款六百万圆给英国。这种卖国行为立即引起朝野震怒,清政府只好对英宣战,但这时,朝廷内的主和派已经削弱了虎门要塞的兵力,英军立即南下强攻虎门炮台,在一天之内攻占了虎门,然后沿珠江长驱直入进犯我国内地。同年夏秋,英军继续扩大战火,先后攻陷福建厦门,浙江定海、镇海和宁波,并一度侵占上海,宝山,又闯入长江,攻陷镇江,切断京杭大运河南北交通,直抵江南重镇南京。在实力悬殊、根本无法对垒的情况下,清政府被迫签定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割让香港于英国,还要赔偿二千一百万银元作为他们不辞辛苦进犯我国的补偿。尝到甜头的英政府步步紧逼,随后又胁迫清政府签订《南京条约》补充文件,《五口通商章程》和《虎门条约》,唾手得到了领事裁判权,片面最优惠国待遇和开设租界等特权。虚弱的中国,在英国坚船利炮的威胁下,只能忍气吞声。

如此丧权辱国的条约,引起海外列强的巨大贪欲。葡萄牙竟然敢在澳门驱逐中国官吏,停付租金,傲慢地强占了澳门;紧接着,美国总统泰勒派全权大使率军舰到广州,已成惊弓之鸟的清政府急忙与他签订了《望厦条约》;法国也不示弱,匆匆将军舰开到广州海面示威,宣称将北上攻击舟山群岛,并未动手,道光皇帝就连忙着人跟他签了《黄埔条约》;正像柏杨所说:“一些中国曾经听说过,或从没有听说过的弹丸小国,在过去就是前来进贡也不够资格的,现在排队而来。”清政府根本不敢应战,只有花割地、签订条约,《南京条约》中英国人的特权,被列强一概享有。中华大地,一片呜咽,顿时陷入半殖民地状态。

就在我写这一篇文章前的2009年12月29日,英国毒贩什肯·阿克毛于在新疆乌鲁木齐市被注射执行死刑。同一天,中国驻英大使傅莹被英国外交部传召。英国媒体形容,她与英国外交国务大臣伊万·刘易斯进行了一场长达40分钟的“非常费劲的对话”,刘易斯想知道为什么之前英国关于阿克毛事件向中国发出的27次部长级抗议,中国都不予理睬。会后,刘易斯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说,中国在处理阿克毛事件上“毫无怜悯之心”。我们当然不能有怜悯之心,我们对毒贩有切肤之痛。但是今天的英国,也仅仅能够表示抗议,他还敢明目张胆地侵犯中国吗,不敢了。原因其实很简单,今日的中国已经今非昔比,我们的强大是世人有目共睹的,就说虎门,在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影响下,美国等西方经济强国四面楚歌,风声鹤唳,而虎门仅在2009年上半年,GDP就达到114.47亿元,可支配财政收入达到6.29亿元,这仅仅是一个乡镇,而全国有41636个乡镇,他们在华夏大地异彩纷呈地崛起,成为中国经济的基础。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GDP排名及分析,中国的综合实力在2008年已经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时隔一年,在刚刚过去的2009年,我国已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外贸出口一跃成为世界第一。2009年年末,最新一期的法国《LePoint(观点)》杂志,推出了80页的中国特别报道,内容涉及经济、文化和科技等。卷首语的标题为《新主人》。特别报道的主要篇幅放在了中国经济身上,文中称,中国为世界的新主人,中国在经济危机中从容、淡定而执著的行动,挽救了自己的同时也挽救了其他的国家。文章认为世界走出经济危机,中国功不可没。在这样的背景下,强虏纵有万般贪婪之心,也只好对中国垂涎三尺,望而生畏,在毒贩被处死时,也只能高号几声,摆一下自己日不落帝国的虚荣心罢了。

还有一个重要感悟就是,两军对垒,在冷兵器时代,靠智靠勇靠谋,但在脱离了冷兵器之后,打仗的重要因素就是科技了。

在1841年中英虎门之战中,武器的科技含量是完全不对等的。

先说两军大炮射程,根据关天培给朝廷的奏折,战争前夕,中国安装在虎门炮台的重型炮,最大射程在4华里之内,有效射程约为二三华里左右。而英军火炮的射程远远高于我们,1842年8月,钦差大臣伊里布的家人张喜等四次登上英国军舰,惊叹英军装备:“其船之头尾,安设两大炮,俱系自来机关,封口炮子式如雷槌,底有小口,口用绵封贴,内包小子,类百颗,名为飞弹。据云:‘可打九里,并可攻城。'”在海战博物馆,讲解员告诉我们,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大炮打出的炮弹是实心,目的是想把敌舰打出个大窟窿,进水沉没,而敌方用的炮弹则是开花弹,落地爆炸,伤人成片。进一步比较,清军火炮装填程序复杂,费时多,射速慢,还要冷却,每小时平均只能发射8发,如果第一发不中,则第二发已因敌舰远去而鞭长莫及。战争之后,林则徐被朝廷谴戍伊犁,路过兰州时,还深深地陷入在海战的回忆里:“彼之大炮,远及10里内外,若我炮不能及彼,彼炮先以及我,是器不良也。彼之放炮,若内地之放排枪,连声不断,我放一炮后,须辗转移时,再放一炮,是技不熟也。”这个技,不是技术,而是武器性能的各个方面。而决定这些性能的,是科技。

所以,我们中华民族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必须在科技上有长足的、日新月异的发展,才能保证我们光彩照人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否则,我们又会重新落入“技不熟者”之列,挨打、壮烈、割地、赔款。

而如今,我国的科学技术水平,已经步入世界前列。不说载人飞船,不说世界上第二个千万亿次超级计算机“天河一号”,不说目前世界上在线运行速度最快的武广高铁,不说“世界杂交水稻之父” 袁隆平,单说东莞虎门,科技发展之风已经浩荡而来。这里地处珠江三角洲,是中国高科技发展的前沿阵地,仅在东莞市,高新技术企业就有上万家,令我们吃惊的是,仅在东莞松山湖一处,就有台湾高科技园、中小科技企业创业园、IT产品研发园、创意设计园、东莞创业园、松山湖虚拟大学园、松山湖国际企业创新园,甚至有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就在我们访问东莞的时候,又有电子信息、生物技术、金融服务三大产业33个项目携100亿资金进入松山湖,香港商报如此评价:松山湖,中国力量浓缩的标本!

但是,我并没有因此而飘飘然,因为我知道,在东莞,在珠江三角洲,大部分的企业是制造业,而且大量依赖出口,仅仅一个美元贬值,人民币升值,就使很多企业面临破产,原因很简单,这些企业利用了中国廉价的劳动力,廉价到美元和人民币小小的浮动都承受不了!能承受得起的合资企业,核心技术大都被他人掌握,最大的利润被他们拿走,我们只是安排了就业,增加了税收。当然,这些企业都是引进的,而且我们在逐步实现国产化,但是,令我们沮丧的是,国产化的大部分配件,连国人都信不过,在使用中,大不如原装进口。我们确实是有载人飞船,但是,我们自己制造不出大飞机,而大飞机是现代战争机动性的重要工具。我们的潜艇虽然落后于美国,但是毕竟有,而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就有数艘航空母舰,而我们现在才刚刚开始造。要不是我们在60年代就爆炸了原子弹,在上世纪发生的多少次政治危机中,列强都会像八国联军一样卷土重来。我所举的这些,都是拒列强于国门之外所必须克服的,但是,靠什么克服,只能靠人才,东莞市提出,要从东莞制造,跨越到东莞创造,这是非常好的,但是,我忧虑的是,创造不是靠口号,而是靠人才,而我们培养人才的大学在搞产业化,我们的许多教授在搞一些从国家拿资金的科研项目,这些教授被他的研究生们称为老板。但是这些项目,一半左右是纸上谈兵,在武汉某高校,我院一位作家的儿子在那里读工科,基本没有教授给他们讲课,一些他们弄不懂的问题,讲师也弄不懂,他们只好请教高年级学长。对国家教育失去信心而又怀有远大理想的同学们,在国内难以安排就业,继续深造又需要家里投入大笔学费,只好选择出国,他选择去美国读研究生,美国六所大学都以全额奖学金吸引他去,他义无反顾地去了。他们班的同学,几乎都去了西方发达国家学习,更重要的是,西方发达国家已经发现了我们中国的软肋,纷纷放宽了对中国留学生的签证。我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我们的有希望的下一代大都在外国,不说半个世纪,就是十几年后,我们靠谁来发展?我们不但不会缩小和西方国家的差距,反而会因为人才匮乏而拉大和西方的距离。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事实。可能有人会说,现在的西方发达文明,秩序井然,讲究人权,不会无缘无故对我们动武。这就更不对了,伊拉克惹美英了吗?但是美英把伊拉克变成了人间地狱,几乎每周,都能听到那里的爆炸声和死亡的嚎叫。还有,在美国,真正的主人是印地安人,但是,印地安人被赶到山野去了,头上插着鸡毛乱哄哄地叫,谁为他们主持正义了?在西方,正义的含义永远是强者来注释的。当然,十几年后,我们不会沦落到印地安人的程度,但是,我们面临的问题如果不解决,必然会与西方拉开距离。到那时候,如果再来拜谒虎门,我的心情会更沉重,我心里说不定还会生出寒气。当然,有人会说,我们有核武器,别人不敢动我们,差矣,我们驻南大使馆,不是被炸了吗?我们驻任何国家的大使馆,都是我国主权地,炸大使馆就是炸我国,我们能怎样呢?我们敢动核武器吗?不敢,因为核武器一旦动用,就是全人类的毁灭。

好在有虎门,好在有圆明园遗址,不断地给我们敲响警钟,让我们不再去粉饰太平,让我们常存警惕,枕戈待旦。

虎门,谢谢你!

2010年元旦于河畔木屋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