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彦英的博客

 
 
 

日志

 
 

一格冯杰  

2009-12-19 17:32:0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格冯杰(代序)

郑彦英

初识冯杰,并未谋面,而是在《大河报》上。那时候《大河报》隔三差五地连载我的诗语焦墨画《乡村模样》,常常在隔差开的版面上,出现一花一鸟一虫一鱼之类的小品画作,并配以简短而有滋有味的题款,作者是冯杰。开初几幅,我没有在意,后来看到一幅大写意的南瓜,虽然只占报纸小小一片,有补白的意思,但抓人眼睛,并可看出作者是熟知南瓜神韵的,只几笔涂抹,水墨色便各司其职,把一个扁坨子南瓜活脱脱地呈现出来。题款的字看上去瓜蔓一般,卧着爬着,却并非俯首帖耳呈卑贱状,而是一种姿态:柔软并不缺刚,身低并不近视。再看字所承载的内容,更是喜欢:以藤黄造瓜,并不比在田畦里种瓜容易。田野里叶子不能有虫,笔下叶子必须有虫。且要蠢蠢欲动。即使当上最大的画家,他依然是一个纸上的农民。理衣,戴笠,然后穿行在着颜色的二十四节气里。生活简朴。一点也不敢怠慢。短短一段文字,却写了画与人,人与自然,人之感觉行动与心灵。读到这里,我心里流淌出一句话:这人,能成。能成两个字是陕西土语,我只有在下意识的时候才会嘣出童年语言。

从此以后,我便时常留意冯杰的作品,在稠密的行政工作和纷杂的社会交往之中,读他的作品,似有滋润心灵的作用。

去年秋天,荥阳市举行“荥阳之荥”诗歌大奖赛,请了李瑛、雷抒雁、张同吾、桑恒昌、李小雨、祁人、王怀让、马新朝等人做评委,阵容可谓强大,评出来的作品肯定是全国一流的。颁奖那天,下着雨,天气很冷,我代表河南省文联参会,直接赶到会场,才知道获得第一名的是冯杰,心里一惊,冯杰还会写诗?立即在雨中索来诗稿,初看了一遍,很受震动,知道这是一首下了功夫的诗,是一首才华横溢的诗。我想等待朗诵家在台上朗诵,在演员的二度创作中重新体会这首诗的韵致和冲击力,但是一直到结束,也没有等到,舞台上走马灯一般地上去一些三流歌星,不知是歌唱还是嚎叫,像是在卖大力丸。会后,我和与会的全国大诗人谈感受,大家几乎不约而同地认为,这场颁奖会组织,在全国罕见的差,而获奖的作品,在全国是罕见的好。这天晚上,我又重读了冯杰的诗,不是温习,而是琢磨。这是一部组诗,诗名为《座落在名词里的荥阳》,其中每一首都耐人寻味,我随便列出一首,便可见一斑。

楚河汉界

荥阳是“象棋之都,”楚河汉界一说就来源于荥阳,今汉霸二王城依存。

 

箭镞  开始自汉霸二城生长

它高过两岸草本和乔木

从这里每一棵染血的植物后面

从每一片卷锋的刀刃后面

从被波浪割断的黄河号子上

战争开始

 

那些喧嚣的吆喝声像瓦片

曾经密密麻麻

盖住中原每一家房顶

和一本《史记》

 

战争然后从一方小小手掌开始

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掌面开始

而更多是从内心开始

纸上谈兵

 

就这么定格下来

定格为两千年前的一缕残风

让我们今天以不同的形式

还正在一次一次抄袭战争

历史与现实,战争与人,战争与和平等等一系列让人的思想纠缠难理的事实和问题,让他用十几行诗表现得入木三分。

我不禁拍案,诗书画皆能,而且样样出色,这才是真正的文人,而在今天,能称上文人的作家,并不多。

之后,我和冯杰的交往渐渐多起来,在调他到河南省文学院担任作家的评审会上,我真切地阐述了我对冯杰的认识,最后我恳切地说:“我们的作家队伍中,需要这样的文人。”

其实,在海外华文圈,冯杰的名声已经很大,特别在台湾,他的名字,常常出现在台湾文人的谈话和议论中,但是台湾人很少见到这个大陆文人,只是不断以感动的心,把一个个重要奖项,颁给他。比如1993年、2005年、2009年的“台湾第16、28、32届中国时报文学奖”;1996年、2000年的“台湾第18届、第22届联合报文学奖”;1993年的“台湾第7届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 1994年、1996年、2001年的台湾第2、4、9届九歌现代儿童文学奖;2003年、2006年、2007年、2009年的台湾第16、19、20、22届梁实秋散文奖;2008年的“台湾第2届林语堂文学奖”;同年又获得台湾第7届宗教文学奖和第10届台北文学奖。我还没有说完,但是已经眼花缭乱,这是万花渐欲迷人眼的丰富的缭乱,我和友人在谈及冯杰的时候,时常感慨,在冯杰身上,真正实现了两岸统一。

冯杰的这本《北中原草语》就要付梓了,他嘱我做序,我接过书稿的时候,心里却想着的是学习。

到年底了,行政事务繁多杂乱,我把书稿带在身边,一有空就研读。开始就是喜欢,觉得文学优美,文字所承载的内容代表了作家独特的观察和思考,我在阅读的过程中体会着作家一个个新鲜别致的思想,我似乎看到一个荷锄披蓑的农人,一个充满爱心的农人,一个年轻而又慧眼独具的农人,行走在田间地头,与草木窃窃私语,不知不觉间,走入了草木的心灵,并把这些心灵和感觉纪录下来,奉献给我们。我仅抄几段如下:

在《树知道自己的一天》的文章里,他写了树一天的12个时辰,我仅录子、午、亥:

夜半   子(23-1)

只有拳足而眠的树知道:夜是从第一个露珠的内部开始启程的.

夜长有双脚,悄悄地往前触动、试探。那是时间生长的开始,时间如一棵小苗初萌。在子时,大地上最早的那一滴时间,正在露珠里成倍地扩大、延伸,涂上与周围和谐的颜色。

大树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每一颗露珠的诞生都是一个生命的诞生,每一颗露珠的遗失都是一场生命的消亡,每一段树枝的折断,都是一条汹涌河流的折断。

日中  午11-13

树影在大地上渐渐拉长,前部是光明,背后是灰的格调.背影的灰色是树一生里惟一公开的黑暗.树有那么多丰富的个性,比如,它不传播谣言,不制造蜚语.当两个乡村情侣在树下说甜言蜜语时,树都听到了,树笑了笑,一句一句收在心底,印在叶子上,变成纹络的走向.树把听到的话咽到心里,溶入一圈圈年轮.只有天真的孩子和诗人面对那些散发青草气息的木纹时,才天真地说:“这是树上的河流,这是树的皱纹,这是树说的话。”尽管没人听懂这童稚之语。

世上的“城府之士”是从来不作这种幼稚之语的。树说。

人定 亥(21-23)

说人定不如说是“树定,”大地此刻偃音息声.飞鸟至倦,游雲思返,偌大世界这一时刻全部收回进一颗小小露珠的内部,四壁清凉,重新挂在树的肩头,树觉得:最后的露珠最终也要返回家园,大地归于平静.夜色像泼墨一样,正悄没声的浸上一张丈二匹的大宣纸.

树忽然想起小时候的片断,宛如童话:一个小女孩把当时还是小苗的自己放在身边,刨坑,提水,而后栽下。从那一天起,树的趾上感到有小小的触动,它记得,脚趾上开始有一颗宝石般的露珠,在缓缓上升。

树一直记到现在,在自己心中。

当我要动手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古人所说的格物致知,恍然大悟,其实,冯杰是在格草格木,从中格出了生命的大道理,生活的真性质,世界的存在秩序和发展方式等等。我本来想就这几个话题展开,但想想,还是让读者在阅读的过程去体会吧,读者的体会可能比我更真切些。

冯杰格草木,我在做什么呢?我在格冯杰,而且只是一格,在往后漫长的岁月里,我面对冯杰,还会不断地格下去。

2009-12-19于河畔木屋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