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彦英的博客

 
 
 

日志

 
 

杲杲日出  

2008-06-28 16: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杲杲日出

――序《高旭旺短诗选》

郑彦英

“杲杲日出”四字,出自《诗·卫风·伯兮》,刘勰在《文心雕龙·物色》中解释为日出之容。老百姓的解释就更简单了:日头升到树梢上了。树梢儿上,就是木之顶端。日上木之顶,正是八九点钟,八九点钟的太阳是年轻的太阳,是充满活力的太阳,是最本色最纯真的太阳,是要走向正午、走向辉煌的太阳,这几种特色,恰恰合了高旭旺的人和诗。

一、       马嘶人起,残月尚穿林薄。(宋·刘一止,《喜迁莺·晓行》)

第一次见到高旭旺,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在一家四川餐馆吃饭,他请客,我和张宇等人参加,记得那时他说话嗓门很高,眼睛很亮,只是脸黑,似乎是晒的,又似乎是本色,由于是第一次接触,也不好多问,更不能问脸上是否涂了锅底灰之类的笑话,于是就专心吃。高旭旺来往穿梭于席间,敬酒奔走,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字:抟!即庄子“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句中的抟。庄子形容大鹏鸟将大气聚积在双翅之下,从而得以扶摇而上。抟的意思就是聚积。我想,这个黑脸汉子正在抟气,想成啥事呢?

不久我就知道,他从洛阳地区一个农家出门,刚刚走上通往中国诗坛的道路。

有一次和洛阳的朋友闲聊,他提及了高旭旺,一说起来就禁不住感慨万千,说这个人必然能成事,原因是他能为别人所不能为,并举了两个例子。

一是他在乡间写诗,并在一些报刊发表了诗歌,被洛阳一个杂志社看中,借调到那里,但是在让他当编辑的同时,兼做发行。他自知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所以非常珍惜。当时文联机关就一台小汽车,更没有卡车,为了把每一期杂志运送到火车站,他都是自己拉一个架子车,一车一车的拉去,在春秋天还可以,在冬天和夏天就特别辛苦。但是高旭旺从来没有怨言。就在我写这篇短文的时候,我见到了张宇,他当时也在洛阳文联,任主席,他说他几次见到高旭旺拉着车在雪地里往火车站送杂志,那个画面永远难忘。

二是高旭旺调到郑州后,发现省城在各个方面都比洛阳开阔,为了尽快融入省城的文学乃至文化圈子,他尽自己所有力量去为别人办事,以显示自己的能力。那时候火车票特别难买,他因为写诗,与郑州火车站一位诗歌爱好者有了联系,于是就经常利用这个关系帮助朋友或者同事买火车票。但并不是什么时候这个诗歌爱好者都在,每遇人家不在,高旭旺就自己排队去买票,那时候火车站售票处每一个窗口所排的队伍几乎都蜿蜒到了售票大厅外面,高旭旺自己搭不起很多时间,就拿记者证去买,但记者窗口常常关闭,他就只好到普通窗口排队去买。有一次报社有急事,他就拿着记者证到队前去买,后面的人喊着不许插队,他拿出记者证亮给大家看,但是人家又喊,记者到记者窗口去买。他立即从衣服内兜里掏出一张长方形棕色印刷品,严肃地往大家眼前一晃,大家立即不吭气了。和他一起去买票的同事问他,刚才急中生智,拿了个什么晃了一下,他掏出来让同事看了一下,是省委食堂的饭票。

于是我和高旭旺渐渐成了好朋友,来往也渐渐稠密起来。有一天晚上,我和曾平从刘学林家打牌回来,半夜骑自行车回家,突见一个人推着自行车在路边走,并且念念有词:“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男厕所、女厕所,男女厕所。”我一听是高旭旺的声音,禁不住停下自行车,问:“旭旺,半夜弄啥呢?”由于他特别专心,所以没有发现我们的到来,一愣,脱口道:“我在练习普通话!”

许多年过去了,我还常常想起这个声画场景,一个乡里人,为了融入城市,他的努力下意识地渗透到每时每刻!我想,任何见过这种场景的人,都会为之动容。

有一次,我无意中说起,现在真正的纯毛线毛衣很难买到,我跑了好几个地方都没买到纯毛的。他一听,就说让他夫人打一件,而且说,这对你嫂子来说,容易得很,就几天的事。那时候他夫人还没有调到郑州,他打电话给他夫人安排了,于是我很快有了一件红色的纯毛毛衣,穿了好几年。今年春节前,在一次小范围聚会上,我见到高旭旺夫人,我向她表示了十几年前就应该得到的感谢,她说高旭旺像催命一样催她,那几天正逢小孩考高中,忙得她昼夜不能停。我在感动的同时,真诚地向高旭旺夫妇敬酒,并毫不犹豫地先给自己灌下三杯。

二、       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唐·杜甫《水槛遣心》)

高旭旺的诗逐渐走红,我经常在国内大型报刊见到他的诗,比如《十月》、《上海文学》、《人民文学》、《诗刊》等等。每每见面,我都向他表示祝贺。有一次他对我说,他想出一本诗集,但是不知道怎么办。我立即应承帮忙,并给中国文联出版社的编辑写了信。很快接到回信,说高旭旺的诗他已经注意到,并同意为他出书。我将这封拿给高旭旺看过后,他紧紧握住我的手说:“谢谢了,哥谢谢了!”

我们多次握手,这一次由于他激动真切,所以握得很重,我感觉到他的手很有劲,并且感觉到,他的手掌上,有很厚的茧子。

这本诗集出版以后,高旭旺创作进入高峰期,一直到现在,他依然诗情不减。有一次我问他,白居易还说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呢,你怎么一直保持这么旺盛的势头?

他说:多吃生姜。

似乎在说一句玩笑话,后来他真诚地告诉我,一个诗人必须有激情,而且要有旺盛的激情,所以必须身体好,他身体好的主要秘诀,就是吃生姜。“你看看你哥,头发到现在,没有一根白的。”

确实,高旭旺在河南的文人中,是最有活力的一个,而且好动,我们比他小五六岁,和他在一起,他总是显得比我们年轻。于是就有传言,说他有许多年轻的女崇拜者。

有一次大家说笑,我问他传言的真伪,他笑了,说这是大家兜着劲儿鼓励他年轻呢!

高旭旺的诗,越来越受到大家的关注,《中国诗选》、《中国青年诗选》、《中国短诗选》、《新中国五十年诗选》等重要选项,都有高旭旺的诗作。

而且,高旭旺还是一个善于搞诗歌活动的人,他经常以不同的名义组织诗人到不同的地方采风,俨然河南诗歌界的组织人物。所以在省作家协会主席团讨论河南诗歌学会领导班子的时候,执行会长一职,大家一致认为高如旺合适。从此以后,诗人们见面,就直呼高会长。年轻人叫,他笑着呵斥:“叫你哥!”我们叫,他就作揖,“让你哥多活几天吧,千万别烧你哥的脸。”

这个时期的高旭旺,如他的诗作《砥柱石》。

砥柱石

 

一条汉子

用石头铸成

赤裸裸地

屹立水中

 

它一生喜欢弄水

神门前

颂山河壮丽

鬼门上

破汹涛浪尖

人门中

守民族尊严

 

三、       秋风知我欲山行,吹断檐前积雨声。(宋·苏轼《新城道中》)

诗人高旭旺,我的老兄高旭旺要出第十二本诗集了,从第一本到第十二本,浓缩了他二十多年的光阴。而且,十二,是一个很好的数字,一年十二个月,代表月亮绕地球十二圈,于是才进入第二年,这就是说,大自然以十二作为进位数。大鹏鸟抟气后扶摇直上九万里,高旭旺抟气之后出了十二本诗集。

泰戈尔有一句穿越时空留传广泛的诗句:“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经飞过。”高如旺在天空抟气飞行了二十多年后,也没有在天空中留下痕迹,翻阅他这十二本诗集才发现,他把痕迹转变成诗行,收录到这十二本诗集里。

第十二本诗集出版在即,时间恰恰接近他的六十岁生日,孔夫子有句名言:“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这里的“顺”,即“不逆”。孔子说,六十岁是一个“进德之序”,到了这个年龄,不管听到什么话,都不要激动,要顺应自然,顺应客观,顺应规律,切忌“逆耳”,否则就会引起身心失调。《千金翼方》则把“耳顺”解释为:“养生之要,耳无妄听,姑且妄听,便听之任之。”一想到这些经典名言,我突然问自己,难道高如旺真的到了耳顺之年吗?

不!我在心里断然回答,虽然年龄到了,但他的心理、生理和状态,完全处在青壮年,正是生猛男儿干事的好年华,龙吟虎啸,正在此时。

但是,社会是在秩序中推进的。按照目前的人事惯例,高旭旺也该在今年退休。对于一般人来说,身体好,精力旺盛,面对退休会感到失落,但诗人高旭旺就不同了,他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到诗歌创作中,似乎是一个起程的意思,所以我在这一段开头,用了苏轼的两句诗,其中之意,大家一看就明白。

我正在写这篇序言的时候,大河报一位朋友用飞信发信息给我,问我在做什么,我说我在给高旭旺的新诗集写序,我还说,十几年前他夫人用纯毛线织了一件毛衣给我,现在我要精选一些汉字,织一件汉语言的衣裳还他。

2008-6-28于河畔木屋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